Corporate
News

央企“甩賣”水電低效資產

2017-04-26 瀏覽量:4818 分享到: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接受《中國能源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近年來,國資委要求央企打好保增長攻堅戰,要堅持現金為王和嚴格控制風險。就此來看,央企頻繁處置不良水電資產有兩個目的:一是通過頻繁的‘砸鍋賣鐵’來沖業績減少,止住‘出血點’;二是順勢而為,加速集團產業結構調整。”

水電項目曾經是央企爭搶的“香餑餑”,如今成“燙手山芋”。很多水電項目不能順利開工、投資收益率低等問題讓投資方備受煎熬,也讓央企對所投資的項目采取了放棄的態度,僅今年前兩個月就有多家國有水電資產被掛牌出售。

記者梳理發現,今年1月份就有7個央企掛牌轉讓水電股權。國電東北轉讓林口新能源開發有限公司100%股權,掛牌價23019.58萬元;國電廣西轉讓廣源水電開發有限公司85%股權及對標的企業債權,掛牌價5800萬元;華能轉讓瀾滄江上游水電有限公司覺巴水電廠整體權益,掛牌價38647.75萬元;華能轉讓果多水電有限公司51%股權,掛牌價38279.07萬元;桂冠電力轉讓福建安豐水電66%股權,掛牌價2207萬元……

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知情人士在接受《中國能源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廣核也有意將旗下170多萬千瓦裝機的水電資產掛牌出售。”

水電站負債嚴重

2月14日,大唐集團全資子公司大唐河南發電有限公司在北京產權交易所掛牌轉讓持有的大唐襄陽水電有限公司51%的股份。掛牌信息顯示,除了大唐河南持有大唐襄陽51%的股份外,湖北漢江現代水利有限責任公司和湖北漢江王甫洲水力發電有限責任公司分別持有25%和24%的股份。

據了解,大唐襄陽設立于2007年底,大唐襄陽運營新集水電站項目在2009年便開始進行前期施工準備。如今近十年時間過去,在傳出多次即將開工的消息后,項目建設仍處于遙遙無期的狀態。

襄陽市發改委相關人士回應:“大唐方面退出大唐襄陽的原因之一,是投資28億元的新集水電站收益低,導致其建設意向度不高。最后經協商,大唐擬將公司股份出售。”

本報記者注意到,2月份央企在北京市產權交易所掛牌轉讓水電不良資產的實例不止上述一例。

國電陜西水電開發有限公司2月10日也在北京產權交易所發布:轉讓持有的國電丹江水電100%股權及42919.87萬元債權,掛牌價格2.1億元。

記者翻看企業年度審計報告發現,國電丹江水電負債十分嚴重。2014年國電丹江水電營業收入0元,凈利潤0元,負債總計36840.24萬元;截至2016年12月31日,國電丹江水電凈利潤虧損5107.02萬元,負債總計48620.66萬元,資產減值19419.6萬元。

國電丹江水電表示,由于非流動資產中的在建工程部分項目存在評估減值,故導致本次評估出現減值。本次股權轉讓掛牌金額為9779.95萬元,債權金額為11220.05萬元。

國電丹江水電負債嚴重是因為相關水電站項目建設速度遲緩,加之2010年丹江發生特大洪水,蓮花臺水電站損失慘重,致使水電站建設一度停工,至今該水電站的開工時間僅有1年。

類似上述負資產轉讓水電項目的,還有華能文縣水電開發有限公司。公開資料顯示,華能文縣水電開發有限公司于2009年4月29日在甘肅省隴南市文縣尚德鎮虹橋村成立,企業財務報表顯示,截至2016年11月30日,華能文縣水電開發有限公司營業利潤為-5149.45萬元,資產總是34306.01萬元,負債總計32436.9萬元。本報記者了解到,華能甘肅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在北京產權交易所掛牌轉讓華能文縣水電開發有限公司100%股權,掛牌價格為2964.61萬元。

對于水電站負債問題,“E小水電”的市場負責人蘇定銘對《中國能源報》記者表示:“水電站項目的投資、開發和運營是有負債的,一般是業主方占負債20%-30%,銀行配套融資承擔70%-80%的負債。央企賣掉水電項目的部分原因是以前收購的成本、管理成本太高,導致很多項目的收益率很低,有些水電項目的收益只有2%-3%,有些水電項目甚至虧損。”

一位知情人士向《中國能源報》記者透露:“以前幾大央企為了比規模、上政績,到處跑馬圈地大量收購水電項目以擴大規模。而目前出于效益方面的考慮,自然就會處置水電的‘僵尸企業’。不過,也不排除之前企業在收購過程中存在一些問題,盡早剝離避免更多問題。”

“去年被深圳能源收購的中華水電,業內有個說法,收購賺不賺錢那是公司的事,一些負責收購的執行人士倒是賺了不少。”蘇定銘說。

“僵尸企業”前途未卜

即便在交易所掛了牌,能不能成功轉讓出去也是未知數。

這些開展不順利、經濟效益不樂觀的央企水電項目的命運可謂是撲朔迷離,最典型的就是國電集團處置丹江水電資產。

國電丹江水電去年就在北京產權交易所掛了一次牌,其結果是出售意圖落空。

“轉讓成功與否關鍵看轉讓項目的未來盈利情況。”北京產權交易所劉晨在接受《中國能源報》記者采訪時說,很多企業有開發水電項目的意愿,但測算經濟效益后可能就放棄了。“我負責的項目中涉及到水電領域的,轉讓成功的案例更多的是和地方企業合作”。

“處置不良水電資產是集團加速產業結構調整的一個重要措施,從2014年開始,集團多次召開座談會部署低效資產剝離工作。國電集團早在2015年,就掛牌轉讓旗下慶豐電站、三間房電站、紅山電站、浙江青田水利樞紐、峽口塘水電公司等多家水電公司。未來,國電集團會持續加快對非主業資產及非盈利資產的剝離。”國電集團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國電集團的發展策略是國電丹江水電去年掛牌“未嫁”出去后,今年二次掛牌“待字閨中”。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接受《中國能源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近年來,國資委要求央企打好保增長攻堅戰,要堅持現金為王和嚴格控制風險。就此來看,央企頻繁處置不良水電資產有兩個目的:一是通過頻繁的‘砸鍋賣鐵’來沖業績減少,止住‘出血點’;二是順勢而為,加速集團產業結構調整。”

在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看來,央企掛牌甩掉水電“僵尸企業”是化解電能行業產能過剩的一項重要舉措。他在接受《中國能源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在目前電力過剩的情況下,這些央企的做法不失為明智之舉。近日媒體報道水電大省云南2016年棄水電量的統計數據預計將達400億千瓦時,而實際的棄水數據可能在500億千瓦時上下。尤其是小水電被排除在配額制外,更加劇了小水電項目虧損。

不過,風險往往與機遇同在。上述知情人士對本報記者表示:“目前央企出手的水電站,有些會被其他央企(例如三峽)看上,有些會被地方國企看上,有些會被大型民企看上。”

“現在有不少產業基金也準備開始介入水電項目,像UBS的全球基金建設基金、鼎暉投資、麥格理基礎建設基金、Orix資本等都有意考慮接手央企轉讓的水電項目。”蘇定銘說,除了地震、泥石流等自然災害外,其實水電項目的運營不算太難,很多國有的水電項目,如果讓民營企業去經營的話,效益馬上出來。(中國能源報記者蘇南)

草莓app软件下载-草莓视频在线观看-草莓影视美女视频观看